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开始期待的香艳好戏

我开始期待的香艳好戏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贾长贵死后没多久,贾宝根竟然跟市里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整天混在一起。这个平日里人见人烦连狗都嫌的人渣一下子嚣张起来,在外面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偶尔回到家里更是吆五喝六、颐指气使,对母亲、姐姐和外甥女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三个女人只能忍气吞声,惶惶不可终日。
  一味的妥协和忍让使得贾宝根更加变本加厉、无法无天。他玩够了母亲的老骚屄,魔爪便伸向了姐姐贾凤霞,不顾姐姐的强烈反抗强奸了她。贾凤霞忍气吞声换来的是弟弟多次的奸淫,最后怀上了他的孩子。贾宝根知道后大喜,一定要姐姐给他生下这个孩子,为此他把贾凤霞锁在家里的一间小屋子里,并让白大妮负责伺候并日夜监守。母女俩整日以泪洗面,却也不敢声张。
  后来贾宝根染上了吸毒的恶习,将家里的钱财挥霍一空后就开始变卖家里的物品。能卖的都卖光了,就开始到处骗钱,骗了他二姨白二妮家一万块钱后,又去纠缠姥姥,说她解放前当过妓女肯定藏着值钱的宝贝,老太太百口莫辩,欲哭无泪。最后,贾宝根邪恶的目光盯在了年仅十一岁的外甥女小花身上,竟想把小花卖给人贩子,多亏白大妮及时察觉,把外孙女藏到了妹妹白二妮家里,才暂时躲过一劫。
  眼看着实在过不下去了,白大妮一狠心,走进了乡派出所。民警去抓贾宝根时,这个无赖大喊:"老子有艾滋病,哪个不怕死的就来抓我!"民警以为他是撒泼使混,把他逮起来后到医院一验血,果然贾宝根有艾滋病。
  这下可不得了,对艾滋病的恐惧和无知使得所有人都对贾宝根畏之如虎,派出所什么也没说就放了他。白大妮再去告便无济于事了。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自此贾宝根横行乡里,成为一霸。
  贾凤霞临盆生下一个死胎,贾宝根大怒,不顾产妇身体虚弱,恶狠狠地打了姐姐一顿。
  白大妮绝望之际忽然想到我,这才带着贾凤霞和小花来找我。
  我心念一动,忽然想起那次贾宝根碰瓷时小六子说要替我出气的事,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设计的?
  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于是我说道:"你们想让我怎么救啊?"
  "家里实在呆不下去了,就连我妹妹和我娘都天天提心吊胆的,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求爷行行好,给我们一条出路,我们全家人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情的!"
  我沉思一会儿,有了主意,问道:"你们愿意住到逍遥谷吗?帮我干些杂活,我养活你们。"
  白大妮一听,惊喜交加,磕头如捣蒜:"爷说的是真的?我听人说逍遥谷是爷的后宫,能在那里住一天都了不起了,爷肯让我们住一辈子?"我一皱眉:"你听谁说的?"
  白大妮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小菊。她也是听周凯说的……""他俩怎么会在一起?"
  "他们相好……"
  这个周凯,怪不得刘强看不上他,这种心无城府的人真是不堪重用!而且,我有好久没有看到周凯了,不知道他是真的很忙,还是故意在躲我?
  联想起白大妮在厂里说过我玩弄她们母女的事,我暗想人言可畏,于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可以收留你们,但今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能离开逍遥谷,你们愿意吗?"
  出乎我的意料,三个女人都点头答应了。白大妮还央求我把她母亲和妹妹也带到逍遥谷,说她母亲八十多岁了,一个人生活很可怜;妹妹白二妮前年刚离婚,儿女不孝,贾宝根更是常去骚扰,日子过得艰难。
  我起了恻隐之心,便同意了。
  我叫过来小六子,让他安排这三人住在旅社里,然后接白大妮的母亲和妹妹过来,让她们五个人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身体,尤其是艾滋病和性病之类的传染病;最后带她们回家收拾一下东西,将她们送到逍遥谷。
  三天后,小六子告诉我一切办妥了,五个女人身体都很健康——看来贾宝根吸毒后尤其是染上艾滋病后倒是没有再跟母亲和姐姐发生过性关系。
  我让小六子载我回逍遥谷。路上我问他,贾宝根的事是不是他设的圈套?小六子嘿嘿一笑,没有说话。我说现在这个祸害不除,乡亲们可就永无宁日了。小六子却说道:"弄死这种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似的,可也脏了手。反正他也活不了几天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回到逍遥谷,我看到五个女人都住在了快意轩一楼的佣人房,虽然有些拥挤,也住得下。这间佣人房就在刘婶隔壁,是里外套间,本来设计的是里间住人,外间摆放沙发电视。我给她们在外间加了一张大床,这样就成了白大妮和妹妹、女儿住在外间,她母亲和小花住里间。
  五个女人仿佛一下子从地狱来到了天堂,都是一脸的兴奋和满足。我是第一次见到白大妮的母亲和妹妹,便上前打招呼:"老太太,怎么称呼你呀?"老太太满头白发,脸上皱纹密布,但慈眉善目,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落,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好听:"小爷,俺们穷人家的孩子哪有什么大名啊?在娘家的时候,爹娘就叫我‘妞妞’;嫁人后,婆家姓王,别人就王嫂、王婶、王奶奶这么叫下来了……爷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这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难不成我也叫她"王奶奶"?
  我忽然有了一种恶作剧的心理,凑到她耳边悄声问:"我也叫你‘妞妞’行吗?"
  老太太居然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可有几十年没人这么叫我小名了……我们一家子都是爷救的,随爷高兴吧!只是当着小辈人的面,可有点儿羞人答答的……"
  我坏坏地一笑:"那就只有咱俩时,我再这么叫你。"老太太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瞟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我没想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竟然让我心里一动,她刚才那个眼神里面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转头跟白二妮打招呼:"你比你姐可年轻多了。""哦,我比她小十五岁呢。"二妮倒是落落大方。
  忽然发现贾凤霞脸露痛苦之色,两只手也在自己胸前按揉,我纳闷地问:
  "凤霞,你怎么了?"
  白大妮在一旁说道:"她生完孩子后,奶水很足,一天憋涨好几回,没人吃只能挤出来扔掉。"
  "那多浪费啊!"我心里一动,随着我两个儿子一天天长大,饭量也跟着长,云云的奶水已经喂不饱两个小家伙了,我自然不好意思再去跟儿子抢食。但喝了一段日子的人奶,我还真有些上瘾了,想起来古时候地主老财养奶妈,我这不是有现成的吗?于是我说道:"以后凤霞的奶水给我喝吧。"贾凤霞赶忙点头:"我去找个碗给你挤出来。"
  "不用!"我制止了她,"挤到碗里再喝,味道就不好了。我喜欢直接喝,你过来。"
  贾凤霞脸一红,却还是听话地来到我身旁,自己撩起上衣,向我露出了两只饱胀的大奶子。我毫不顾忌屋子里别人的目光,含住她一只奶头大力地嘬吸,一股股香甜的奶水如同喷泉般射入我的嘴中,我大口地吞咽着……耳旁想起其她女人嗤嗤的偷笑声,可没人说话。
  直到我吸光了两只乳房里的奶水,贾凤霞已经哆嗦得快要站不住了。
  我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以前生小花的时候喂她吃奶没啥感觉,可你这次吸我的奶子,好舒服啊……"
  "那就好,以后你有了奶水就给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