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我和一个大学的援交妹

我和一个大学的援交妹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在CHAT认识了她,自称是士林某私立大学学生,後来见了面,长的还算漂亮,就是皮肤黑黑的,长头发。
  看她年龄应该不像是大学学生,一问之下,她才拿学生证给我看,真的是该校学生嗳,只不过她今年毕业了。谈好过一夜一万二。
  进到了房间里,她衣服一脱,我才发现她是全身的皮肤都黑,而且没什麽胸部,不过臀部和腿的曲线蛮不错的,总算有点不虚此行。她要我一齐洗澡,我们就赤裸裸抱着进了浴室,在莲蓬头下,她帮我抹上肥皂、冲洗乾净,然後直接蹲在我面前把我含了进去,她嘴巴蛮小的,干起来很有感觉,最惊人的是她吹了半天,居然舔起我的屁眼来,那种感觉让我硬得快爆炸了。
  来不及擦乾,我就把她丢到床上,她很自然的张开大腿,毛很多,但阴唇很黑,感觉像是经验很丰富的样子。
  她自己吐了口口水,抹了抹下面,就要我插进去,结果我发现她那里好松好松,干起来几乎没什麽感觉,她还要我换姿势,说什麽喜欢「观音坐莲」,等她坐到上面,让她主动时,我觉得自己「如陷五里雾中」,肉棒都快软掉了。
  有点不爽告诉她,她就问我那想不想她用嘴帮我吹到出来?我一听更火了,明明是学生妹的价钱,结果感觉跟老娼一样,居然还想用嘴巴打发我。「不用,你趴着好了,我想从後面来。」她也乖乖趴好,在小腹底下垫了个枕头,让屁股翘起来。
  看着她这个姿势真的很美,屁股又紧又翘,两条腿可能是常爬楼梯吧,曲线优美动人。我故意先用舌头舔她的臀部,包插股缝,甚至伸进去她的肛门,可能她也喜欢吧,一直淫声浪叫的。
  我趴到她上头,对准位置,一插进去了一半,她大声哀叫了起来,因为我干的是她的屁眼,她屁眼大概是没用过,紧得像处女一样。
  「不要啦┅┅不要插人家那里┅┅很痛哩┅┅」她想躲,我牢牢抓住她的肩膀不放,拼命往里冲,终於半分钟後,才把我整根肉棒塞了进去。
  她大概是知道已被人攻陷,不再挣扎了,只是趴在我底下大口大口的喘气,我再往交合处吐了口口水,就开始抽插起来。哇塞!简直比干到处女还要爽,她几乎是在我往回抽的同时哭叫了出来∶「呕┅┅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干屁眼┅┅」
  我不理她,一手抓着她肩膀,一手往前握住她小小的乳房,开始拼命的干她的屁眼,几百下後,在她沙哑的嗓音中,我把肉棒全插进她屁眼里发射,她已经叫不出来了,只能乖乖趴着承受。
  等我抽出来时,才发现她屁眼被我干裂了,流了一些血,她在床上抽搐的哭着。我把她拉进了浴室,本想好好替她洗乾净,想不到她一起来就死命的捶我,我火了∶「你干嘛打我!」「那你干嘛玩人家那里,我有说让你玩吗?」她也很凶。
  「干你那里还要你签同意书啊!操!你阴道那麽松,不干你屁眼哪会爽!」她看我比她还凶,不敢再说什麽,被我抓住她的手硬拖进浴室里,把她腿上和下体的秽物冲洗乾净。我又硬了,在浴室里叫她面朝墙壁站好,她大概知道我又要玩她那里,说什麽都不肯,我只好硬把她推到墙壁前面,站在她背後,把她大腿分开∶「不许动,乖乖的再让我干一次,谁叫你的屁眼干起来那麽舒服!」顺着肥皂水,这一次我很容易的进去了。
  大概是润滑够加上又是第二次,她好像也开始有点受用,会懂得把屁股往後顶,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想让我快点出来。
  可能是射过一次吧,这次我足足把她压在墙壁前面干了快四十分钟才射精,她腿都快软了,我抽出来时一看,她的屁眼也变成开开的合不拢,可能是又裂开了吧,有点血丝在外头。她推开了我,不敢再多留一分钟,自己洗了洗,擦乾身子就出去穿衣服了。
  等我出去时,看见她居然全穿起来了,大概是怕再留下去,屁眼又要遭殃,两眼红红的跟我说,她不过夜了,要我给她钱,我告诉她要现在走,就是五千而己,她有点生气的说∶「人家都给你玩了两次嗳┅┅还是玩那里┅┅」我脸一横∶「要一万二你就呆到明天早上,才干你两次算什麽,到明天早上我至少再干你两次!妈的!年纪轻轻就搞到那麽松,不干你屁眼你叫我怎麽射得出来!」她大概是想反正玩了两次了,再玩两次也没有这两次的痛,拿五千块不如拿一万二,就把脸一抹,到旁边去脱衣服了,然後一个人穿着胸罩和内裤躲到床角去睡┅┅看她背对着我缩在被褥里,忽然觉得气氛好像有点僵了,想想为了自己下半夜的幸福着想,是该和缓一下∶「晶晶┅┅晶晶(为保护自己不敢用真名、不过女主角的确跟晶这个字有关系)┅┅好啦,别生气了┅┅刚才在风情不是聊得很开心?」


  我轻轻拉了拉她身上的被子,小妮子不答腔,我索性慢慢把被子拉掉,起先她还扯了一会,见扯不赢我也就放弃了。很快地整床棉被到了我手里,才发现裸着胸罩内裤的她在床上有点抽搐。
  「干嘛?自己一个人暗爽!」
  大概是想到我刚在CHAT跟她讲的那些床边笑话,小妮子掩嘴不断偷偷笑着,我光着身体扑到床上,一歪从後面把她抱个满怀,身子刚贴上她的背面,小妮子连忙转过来面对着我,大概是怕我又弄她屁股。
  「讨厌啦你┅┅一直插人家後面,搞得人家痛死了,还凶我┅┅」半笑半骂的说着。
  「奇怪┅┅晶晶,你也没几岁┅┅怎会那麽松,是不是?太爱玩了哦┅┅」我一边摸着她的大腿一边说着。
  她玩笑式的瞪了我一眼∶「要你管!」
  「咦┅┅今夜我是你的老公耶,我当然要管!」偷偷捏一下她光滑细致的大腿,她摸摸我胸前的肌肉,把头埋进我怀里,慢慢说起她的过去。
  原来她16岁时被男友开发过後,就跟三个世家子弟合租了一间公寓直到最近。她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读书、一起上大学,最重要的是七、八年来每天夜晚,除了月经来,男生们轮着从没让她休息过┅┅白天给她钱让她吃喝玩乐,夜里则由她提供肉体让他们玩乐,不论是她还是他们都乐此不疲。
  有时一次还要同时应付两个,可是她又不肯开放肛门,所以常常阴道里一次插弄着两根硬挺的肉棒,悲哀的是,三个男生把她搞松了以後,就叫她搬家了。
  习惯了高级品味和夜夜春宵的生活,在顿失经济来源和高潮工具的她,开始了四处找人援助的夜晚┅┅听完我感动的往下一探┅┅果然是个浪女,大概是回忆起当年的欢淫,讲着讲着裤档全湿透了。用手抬起她的下巴,扬声器发挥了多年不世传的KISS绝技,吻上她红润的嘴唇。她呆了一下,等到我的舌头开始和她的纠缠不休时,她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我一边吻着,一边脱掉她的内衣裤,用脚把她内裤从她脚踝勾掉的同时,她忽然想到什麽似的,离开我的热吻∶「不要玩後面好不好?」
  我故意逗她∶「玩後面?」
  她有点撒娇∶「对啊┅┅不要玩後面了┅┅」
  「玩後面?」
  「就不要插我屁股了啦┅┅」说完她脸红红的想再找寻我的嘴唇,可惜我不肯就范。
  「真的不要吗?好啦┅┅反正都玩两次了,你应该不会痛了啊┅┅刚不是看你也很爽。」她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脸又一红,没再说什麽,我们又吻上了,我开始用我的舌头在她口腔里挖、挑、勾、缠、塞、卷、磨┅┅直搞得她娇喘连连,不住的扭动身体。我把她身体放平,先在她屁股底下垫个枕头,两腿抬起往她上身压下,她整个下体被我弄成漂亮的弧形,阴道和肛门都向外凸出,我在她穴口挖了满手的淫水,直接涂在她屁眼上,她大概也知道逃不过再次肛交的命运,闭上眼睛不再抗议挣扎了┅┅我慢慢的把我硬挺的肉棒往里塞,她也大口吐着气让屁眼完全放松,这一次看在她体贴的份上,我并没有太用力,只是很轻柔慢慢的干弄着她的屁眼。由於是第三次的关系,她夹得我也有点痛,不过干了快五分钟後,她竟然开始浪了起来,把三根手指拼命地往自己阴道里插┅┅我知道她开始体会到肛交的快感後,便叫她翻身趴着,用力大干起来。
  就这样一边她自己用手指干前面,一边我干她後面的情况下,持续了半个小时,当我再一次在她直肠里射出时,她好像总共有了四、五次的高潮┅┅大概是都累坏了,我还没拔出来,两个人就睡着了。
  早上起来,才发现自己还趴在她背上,自发性勃起的肉棒还插在她屁眼里,她也跟着醒来∶「好啦┅┅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我心想,不是说过要干你四次?哪会这麽容易放人,何况早上我的肉棒硬的像根铁棍似的∶「不要啦┅┅再一次,再干一次就好┅┅」
  她知道反抗无益,嗯了一声同意了。我从後把她抱了起来,抱进浴室里站在莲蓬头下面,要她背对着我手着地、屁股抬起来,自己也跟着变成站在她身後,她就这麽手扶着地板,屁股翘得半天高。打开莲蓬头,水花顺着我们两具胴体滑下,我想是最後一次,抓紧她的细腰,往後一退,开始拼了老命的抽插。
  「啊!哇!不要啊!」伴随着我猛烈的干送,她没老命的鬼叫起来,手也离开地面,我只好用右手环在她腰部前面,提着她固定住屁股的位置,拼命前後抽送着,偶尔肉棒脱离她洞开的肛门,也是用力一冲再尽根插入。


  「呜┅┅不要啊┅┅裂开了啦!」她哭喊着,我可不理会。
  干了几分钟,我忽然觉得想尿尿,早上起床就一泡尿憋到现在,乾脆,全尿进去好了。我停了下来等待尿液通过膀胱,她还以为我终於结束了,可没想到屁眼里一阵温热,我抖动了几下,把尿液全挤进她的屁眼时,她才想到直肠里的温热是什麽,「哇!」的一声大叫起来∶「你怎麽┅┅怎麽可以┅┅在人家里面尿尿┅┅」她气得全身直抖,我可不管,又开始继续干她。
  尿液随着我的抽插,溢了部份出来,不到一会儿,忽然我觉得她在用力夹肛门,我的肉棒被她夹得几乎就要射精了,我这才想到她在忍住便意,也许是灌进她肚子里头的尿让她有了排泄的欲望。就在这完全紧密的屁眼里,我再干了十来下,全部射进她直肠里了。
  我一抽出来,她马上跑到马桶上坐着,两眼狠狠地盯着我,脸部却是痛苦的扭曲。我可不想闻到她便便的味道,用水冲了冲肉棒,就跑出浴室了。
  就这样,那天早上她带着一万二千的现金离去,而我则带走了一生最棒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