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淫色的皇都】 (31-32章)

【淫色的皇都】 (31-32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三十一章
  艾德带着三个心爱的女人就这么在森林里又走了一天,阴雾森林里那四处生长的有毒植物让四人的逃亡路途并不是直线行走,好在有艾德这个向导在,他们得以走了一条安全而又相对近的小路。
  而三个女孩彼此之间也已经完全成为密友了,露蕊这个过去只有艾德会喊的名字,也已经被伊莉丝和海伦娜接受了,但海伦娜和艾德之间的肉体关系却还是暂时没告诉另外两人。
  「主人你太坏了!露蕊姐姐可是公主啊,她现在这么爱你,回去后怎么办啊,皇宫可是很难出来的。」
  伊莉丝一边对主人抗议,一边趴在艾德的下身用小淫嘴舔舐着艾德的肉棒。
  众人因为森林雾太大的原因,所以找了个艾德过去呆过的小土洞里暂时躲藏着,而艾德则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两位绝世美女的共同侍奉……「呵呵,伊莉丝你就别怪他了,我是自愿爱上他的,回去之后的事到时候再想办法吧,我本来就是个不受关注的公主,出皇宫也比其他姐妹要简单的。」露蕊一边劝解一边用手在艾德的胸前抚摸着,并不时地在心爱男人的乳头边上画着圈挑逗他,此时的公主殿下正跪坐在地上,让艾德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
  而艾德就这么躺在露蕊丰嫩的大腿肉上,享受着帝国公主那最高贵完美的白嫩大腿枕。
  巨乳也已经解除了束缚,变回了那不断产奶的魔幻之乳,两个乳头被艾德咬在嘴里不停地咀嚼吸吮,难怪这个色魔刚才不反驳,原来只顾着露蕊的乳汁了。
  至于海伦娜则只能坐在一边看着眼前的这幅活春宫了,她当然想要加入,但无奈必须要在伊莉丝和露蕊的面前保持原来的圣女形象,虽然三人的关系已经如同姐妹了,但自己那淫浪勾魂的骚姿,还是只想让艾德一人知道。
  然而似乎是故意要诱惑自己,艾德又射精了,他已经连续在伊莉丝的小嘴里射了三次了,每次的量都是多的吓人,混白的精液浓厚纯郁,充满淫欲的味道飘满了整个土洞,这是任何一个女性都无法抗拒的魔性气味,三个女人此时已经用自己那发情的胴体和流不停的蜜汁确信了一件事,这个男人只要愿意,完全可以让所有的女人跪在他的肉棒面前……
  似乎是乳汁喝够了,艾德吐出了露蕊两个肥大的粗长乳头,舌头连着乳尖拉出一道道乳白色的丝线,让艾德忍不住又舔了几下。
  此时的露蕊全身裸体,在艾德面前已经完全没有一丝害羞了,脸上的那抹红晕也完全是幸福的红色,伊莉丝和海伦娜在一旁都觉得这位公主殿下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母性光辉。
  而这种慈母般的气质和丰腴肉感的淫浪胴体,让这位公主拥有着一股完全独特的魅力,看似矛盾的两种东西在她身上就能完全协调起来,这也正是当初艾德喜欢上她的原因,这个性格外貌以及气质都近乎完美的公主竟然一直没有人去求婚,艾德又忍不住在心里嘲笑着皇都贵族们的眼光之差。
  正在这时,他似乎发现露蕊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同了,感觉少了点什么……之前因为急于逃跑都没在意,现在仔细一看,原来露蕊脖子上那个痣不见了。
  「露蕊,你脖子上的那个痣呢?」
  经艾德这一提醒,三公主这才想起了之前萨蒂亚帮自己解除了脖子上那颗诅咒之痣的事情,想了想后,她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哇!好过分哦,难怪露蕊姐姐这么漂亮却还没有男人,原来是魅力都被偷走了啊……」
  伊莉丝听完露蕊的故事后,忿忿不平道,而海伦娜也提出了问题「那为什么艾德还是会喜欢上露蕊呢?」
  「因为我魔族的体质呗,这种低级魅惑类法术对我根本没用的。」「所以主人你才能钻空子接近露蕊姐姐啊……如果没有那个法术的话,露蕊姐姐肯定是被那些贵族男人天天求婚的,就和海伦姐姐一样。」「真是的,说那么难听干什么啊,你主人我就有那么差吗……露蕊和你一样身体的性欲很强,除了我还真没几个男人能满足她,所以应该说我们俩认识是命运的安排。」
  说到这艾德忍不住又捏了捏露蕊的大屁股,这种肥嫩松软的触感却又充满了柔韧的弹性,就和她那又大又挺的魔乳一样,是正常人类女性不可能具有的梦幻肥美臀部,除了天生的丰满体质外,魅魔们的改造也是功不可没。
  艾德的手指完全陷没进了软嫩的臀肉当中,这样完美的肉臀让伊莉丝和海伦娜看了也不免一阵羡慕,这屁股肥嫩地似乎用手都能挤出肉汁来了,在看看那丰满却又不肥硕的肉感胴体,这样的一个尤物幸好之前被人用法术夺走了魅力,不然皇都又要多一个让男人们为之争抢的目标了。


  「那露蕊你知道是谁会对你下这种法术吗?」
  海伦娜对于这种事比较在意,毕竟皇都特别是皇宫里面如果有人会用这样的法术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米莉亚公主……」
  还没等露蕊回答呢,艾德就先帮忙把答案说出来了,而这个答案也让三女都吃了一惊……
  「艾德……你别乱说,为什么你会怀疑是米莉亚,她……她可是我妹妹啊……」
  「哎哟喂,我可爱的小露蕊啊,她可是把你的未婚夫抢走的人啊,你还这么护着她,其实我在晚会的时候就看出她身上有魅惑法术的感觉了,不过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法术,现在想想应该就是你身上的这个了。」当艾德把整个事情和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后,众女不由得都承认了这个说法,也都不免更加同情起了露蕊来,
  「露蕊姐姐好可怜啊,竟然被自己的妹妹这么玩弄……」「是啊……真想不到米莉亚殿下平时看上去很清纯善良的样子,却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不过……她本来就很漂亮了,为什么还要对露蕊用这种法术呢?」一直没说话的露蕊也在奇怪这件事,米莉亚可说是皇宫里最美的女人之一了,根本没必要偷走自己的魅力啊……
  「因为露蕊比她漂亮呗,我原来就说过了,露蕊才是最美的公主,现在不就证明了嘛,好了好了,这种不开心的事暂时就别再提了。」既然艾德这么说,露蕊也一直沉默着,大家也就很默契地不再说这事了,只不过伊莉丝和海伦娜心里都觉得露蕊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绝对不能再回到那个皇宫里去了。
  而艾德则直接把露蕊抱了起来,肉棒熟练地插进了那湿滑的小蜜穴中,露蕊白玉般的双臂和丰嫩肉感的大腿都紧紧地环抱着艾德的身子,硕大的乳房在两人的身体间被挤压地奶水飞溅,和露蕊那白虎小穴里喷出的蜜汁一起流到了地上。
  和那丰满肥美的娇躯不同的是,露蕊的小蜜穴里却是又紧又湿,阴道里的嫩肉把肉棒箍地紧紧的,整个阴道内都弥漫着一股淫热的气息,蜜穴好像在欢迎着色欲魔王的肉棒一样,温柔地蠕动按摩着,艾德根本连抽插都不用,两人就享受到了体内摩擦的快感。
  「艾德!啊……亲爱的……人家里面美死了……啊……你的肉棒又粗又热……太爽了……啊……啊……又酥又麻的……好舒服啊……又……又要泄了啊!……」
  露蕊此时忍不住开始自己晃动起了臀部,那肉嘟嘟的屁股才稍微动了几下就荡起了一阵阵肉感的臀浪,蜜汁也随着抽插被从阴道里不断地挤出来,这样淫乱的场景让人无法想象眼前的公主殿下是昨天才被破的处。
  「露蕊,你看看你,全身都是这么嫩的肉,简直就是一头母猪啊……」听到最爱的男人这么说自己,露蕊的眼睛有些泛红了,「不过……却是只属于我的世界上最美的母猪呢……」「艾德!……呜……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给你当一辈子的母猪都愿意……呜……啊……再用力点……把人家干死也无所谓的……啊……爽死了啊……插进子宫了!」
  不知道艾德做了什么,露蕊只觉得自己的娇躯仿佛突然被欲火焚烧着一样,只能一边淫叫一边摆动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而艾德也开始配合着抽插了起来。
  原本清纯的露蕊此刻那骚魅淫浪的样子让艾德的每一下插入都十分凶狠,直抵子宫,并且还能一边保持着勃起的长度和硬度一边不停地射精,露蕊娇嫩的子宫就在这样一边抽插一边射精的奇异爽感中被灌满了。
  「好……好厉害……一直……肉棒一直在射精啊……啊……啊……一直在射……露蕊有艾德的大鸡巴插……不需要其他人了……啊……啊……」随着公主全身不停地痉挛,艾德也拔出了还在流精的巨棒,这种人类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奇技淫巧让其他两女又惊又喜,伊莉丝更是兴奋地冲过来舔起了龟头,虽然主人以前就有着一根不会软下去的变态肉棒,但是像这样一边插穴一边还能不停射精的情况自己也没遇到过。
  但艾德并没有就此放过公主,他让露蕊趴着身子躺在了铺着干草的地上,自己则跟着趴在了露蕊的背上,并从上面把肉棒抵上了露蕊的肉臀,准确地找到了娇嫩的小屁眼一口气插了进去。
  两人就这么叠着身子玩起了肛交,可怜露蕊已经因为连续高潮而昏了过去,还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不停地呻吟着,肛门和肠道里的无上快感让少女的乳汁和淫水再一次喷薄而出,流了一地。而艾德就这么毫不怜惜地趴在露蕊的背上肆意地摇动着腰部,让龟头上的肉棱不停地在娇嫩的肛肠壁刮磨着,并把自己生殖器上那强烈的气味和浓厚的精液永远地种植在了露蕊的屁眼深处……「哦……露蕊,你这大屁股真是太棒了……啊……我真想每天晚上都能抱着你这肉嘟嘟的身子睡,这屁股真是怎么玩都玩不腻,看的都想吃掉。」「啊……人家是艾德你的母猪……啊……啊……屁股……乳房……都随便你玩……只要你一直爱着……我……就行了……啊……插得好深啊!」露蕊被肛门里的快感给直接刺激醒了过来,感受到爱人在背上紧贴着自己痴迷地告白时,她也是一脸幸福迷醉的模样。倒是一旁的伊莉丝又不满意了……「主人!你玩了人家屁股快半年才对人家说过想吃我屁股,露蕊姐姐才被你插一天你就说了,不公平不公平!」


  「那你要怎么才公平啊?我们俩以前天天腻在一起,这对露蕊来说也很不公平吧……」
  「那……那主人你先下来,让……让我抱着露蕊姐姐睡一会,人家一直都想揉着她那两个大奶子睡一次呢……」
  这话说的让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艾德倒是觉得可以趁机和海伦娜单独相处一会,便主动从露蕊的身上下来了。
  而露蕊也翻过了身来,平躺在草堆上,伸开双臂示意伊莉丝睡过去,小女奴很机灵地直接正面趴到了露蕊的身上,两对乳房就这么互相挤压蠕动,用彼此柔软水嫩的乳球按摩起了对方的胸脯。
  「啊……好舒服啊……露蕊姐姐的身子又软又嫩,而且身上连汗都是香的,呜……好好闻哦……而且明明这么丰满腰却这么细……好羡慕……唔……赶快喝奶……」
  伊莉丝含住了一个乳头后,便一心一意地吸吮起来,两条拥有完美形状的细长美腿同时缠住了露蕊的一条丰满大腿,露蕊没想到拥有着自己憧憬多年的完美身材的伊莉丝竟然同时也会羡慕自己这个丰满的躯体,看着小女奴那一脸飘飘然的幸福神情,也不像是在骗自己。
  这时露蕊突然感觉有个舌头似的又长又湿的东西钻进了自己还被插的热乎乎的屁眼里,想了想原来是伊莉丝阴道里的那条尾舌,这个小淫奴越来越像那些好色的魅魔了,竟然就这么直接伸了进来。
  「呜……露蕊姐姐屁眼里的味道好棒哦……食粪花的花蜜加上主人的精液……啊……上瘾了……姐姐!不介意人家的舌头在你屁眼里面多舔一会吧?」「伊莉丝,你好变态……和你主人一样。」
  露蕊发现伊莉丝的那条尾舌竟然真的在肛肠的深处挑动舔舐了起来,这感觉就和食粪花的触手插进来一样,但更加灵活舒适,而且小女奴还同时用上面的小嘴吻住了自己,她的两条舌头同时伸进自己的体内搅动舔舐着,让露蕊体验到了一种和肉棒抽插不同的温柔快感,于是她也将小香舌和伊莉丝搅缠在了一起,彼此交换起了口中的唾液和精液,相互拥吻着进入了淫靡的春梦中……而此时艾德和海伦娜则来到了洞口的拐角,开始了秘密的偷情……「慢一点啦……你这根肉棒对我来说还是太大了。」海伦娜坐在艾德的怀里,让肉棒从下面插进自己那粉嫩神圣的蜜穴,天生就多水的她还没等肉棒完全插入呢,就已经在股间的地上流了一滩淫水了。
  「哦……你的穴夹得我真紧,比露蕊的屁眼和小穴都紧。」「讨厌,对你这么变态的肉棒,就算刚生过孩子的女人,你都会觉得紧的。」虽然这么说,但海伦娜还是用力夹了一下阴道,想借此炫耀一下自己紧嫩的蜜穴。而艾德也不进行任何的动作,就这么让肉棒静静地插在里面,享受着阴道壁那湿嫩的触感和抚摸。双手则从后环抱着海伦娜的胸脯,玩捏这她娇柔白嫩的完美乳房。
  「艾德?」
  「什么事啊?」
  「我是不是你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啊?」
  海伦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让艾德有些莫名,「没错,虽然伊莉丝和露蕊都够美了,但你确实比她们还要漂亮点,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没什么啦,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我和你毕竟没她们那样亲密的过去,如果连唯一有自信的相貌在你心里都不及的话,那我……就没能比得过她们的了,我……毕竟也想多受点宠爱嘛……」
  「呵呵,你想要什么样的宠爱我都会给你。」
  「那你告诉我一件事,要说实话……」
  「恩……没问题啊,我对你又没什么好隐瞒的。」「是吗?那你和菲尔纳究竟是什么关系?」
  艾德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这里提起菲尔纳这个远在皇都的女孩,「什么关系?这个……就是一般认识而已啊……」「真的吗?但我在晚会上看她看你的那种眼神可不像一般认识的啊,我……我总觉得她对你有种特别的感情。」
  海伦娜的这话倒是让艾德感兴趣了起来,菲尔纳这个女孩和他的关系总感觉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那不输于伊莉丝的美貌要说自己不喜欢她也有些虚伪,但那种高傲冷艳的女人偶尔逗弄逗弄还好,真要太过亲近的话自己也不想,不过如果真如海伦娜所说的话,那就要重新考虑一下了。
  「你说这些也没用吧,她可是二皇子的未婚妻,命运已经注定了。」「虽然是这么说啦,不过晚会上我替他们两人祝词的时候,感觉两人似乎都不怎么愿意似的。」


  「额……这个就不是我能过问的了,菲尔纳小姐的事还是要由她自己决定,倒是你不要再说这些话来勾引我啦,弄的我到时候回去真忍不住去找她可就不好了。」
  海伦娜也很听话地不再提这事了,其实自从昨夜被艾德破处了之后,她的心里就有一种隐隐的想法开始萌芽,这个想法具体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但总有一种冲动想看到艾德身边能有更多的美女……
  当然这种冲动她自己也只是微微地感觉,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只是当看到艾德对另外两女左拥右抱,自己却并没有嫉妒反而是更加地兴奋时,海伦娜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被淫欲女神的力量慢慢影响了,她的内心其实已经渴望着能和自己最好的亲友……菲尔纳,共同侍奉着身后这个最爱的男人了……之后艾德让海伦娜再一次高潮至绝顶后,就把肉棒拔了出去,毕竟暂时还不想让另外两人发现,别到时候逃跑路上精液从海伦娜的下体一路走一路滴,那可就不好玩了。
  当外面的雾渐渐散开后,已经又是第二天的上午了,艾德已经忘了这一晚到底被榨了多少精液出来,如果不是拥有特异体质的话,真不知道会被这几个吸精女玩成什么样……
  「主人,那个花不就是食粪花吗?」
  在一条溪流边上,伊莉丝发现了一朵和魅魔房间里的食粪花一样的植物,不过要小很多,用手都能拿起来。
  「哦……还真是的呢,运气不错啊,把它挖出来带回去养吧,几个月就能养大用了……」
  「这个……食粪花不是吃……那个大便的吗,怎么会在这里生长的啊?」露蕊对这个问题有些好奇,毕竟她对食粪花的触手可是很有感觉的。
  「食粪花这东西本来就是色欲魔王在很久以前人工改造的一种植物,当时是为了让自己的爱奴们屁眼里永远保持清香爽滑,方便肛交。这种植物本身光靠水也能活下去的。」
  众女没想到艾德竟然对这种事都知道,但想想他以前的表现,倒也没多少奇怪的。
  「那……这东西能拿回去养吗?」
  海伦娜有些不安地问道
  「当然没问题了,食粪花在以前可是很受贵族女人们的欢迎的,可惜在人类世界它只生长在阴雾森林里,自从战争爆发后,就很难得到一株了,所以说我们运气不错啊,急急忙忙地逃亡路上竟然能捡到一株。」艾德小心地把食粪花从土里刨了出来,并用布包好了后就再次上路了。就这么又在森林里提心吊胆地走了一天,少女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地前行,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好,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瘴气,天空也变得越来越晴朗明亮,那雾蒙蒙的天气也慢慢消退了。
  「周围的环境变好了呢……」
  「因为我们离开第二区域,进入第一区域了。」艾德说的这几个词,少女们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什么是第一第二区域啊?」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们之前所在的森林深处,雾气很重,到处都长着魔性和毒性植物,那一片叫做第二区域,那里基本就是恶魔们的地盘,一般就连要塞的侦察兵都不会随便进去。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那里,往前走就是第一区域,这里就安全了很多,恶魔也很少了。」
  「可是我们之前也没碰到什么恶魔啊,唯一的一只会飞的那个也给你一刀砍死了……」
  露蕊说这话的声音有些小,大概对那样的血腥场面还无法适应。
  「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是深渊的大传送门打开的月份,对他们来说这是输送物资和兵源最重要的时候,所以绝大部分兵力都会调回去防守,传送门的位置在森林的另一处,所以我们运气真的不错,这次营救完全没碰到敌人的大部队……」虽然艾德说的很轻松,但少女们想到他在要塞被包围时,绝望地只能变身为魔狼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过来救人的,特别是海伦娜,知道艾德如果没有和自己做爱的话,可能连人类形态都变不回来,她就更加觉得自己献身给艾德是完全应该的。
  「好了……加速前进吧,按现在的情况很快就能到钢壁要塞了,到时候……就……」
  「主人!你怎么了?!」
  艾德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跪倒在了地上,看上去似乎头部很痛的样子,这突发的状况让三女惊慌不已……
  「艾……德?!这……究竟怎么了啊!」
  露蕊蹲下去扶的时候发现艾德已经丧失了意识,只能先将其平放在地上,并无助地望了望海伦娜,这个时候这位圣女大人似乎是唯一精神的支柱了。


  「主人!……呜……主人……」
  海伦娜此时只能先把哭泣不止的伊莉丝抱在怀里摸着头安慰她,并用眼神示意露蕊不要过于慌张,虽然她自己也是十分地着急,但脑中某种出于本能的意识让她猜测艾德很可能是因为之前变身魔狼而后又很快回复到人类,这中间的过程太过急促,使得他的身体还无法适应,这次昏倒应该就是有些迟来的后遗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还好,毕竟以艾德的身体素质,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但问题是眼前所处的环境让她们不能停下脚步,毕竟就算恶魔随便来一个侦察类的兵种,三个女孩也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伊莉丝以前学的那些剑术对付对付一般人倒还行,恶魔的话实在有些不够看。
  「我们把艾德背回去吧……」
  海伦娜说的这个应对方法让另外两人更吃了一惊,三个女孩抬艾德回去勉强还行,但问题是没人认识路啊,别到时候走着走着反而还绕回去了可就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没关系的,回去的路他都已经帮我们标记好了,你们看那棵树……」顺着海伦娜手指的方向,露蕊和伊莉丝果然在一棵树干上发现了用到刻下的方向标示……
  「这是……艾德留下来的?」
  「肯定是的,之前的路上我就发现了,艾德一直就是按照这些标示的方向带我们走的,我想他可能是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发生现在这样类似的情况时,我们靠自己也不会迷路。」
  「就……就是说……主人他也做好了自己回不去的打算了?」「恐怕是的吧……」
  「我才不要!伊莉丝一定要和主人一起回去,我来背他走!」也许是魅魔的力量逐渐在体内觉醒的缘故,艾德那满是结实肌肉的身体竟然真的就被伊莉丝给背起来了,当然海伦娜不会让她一个人背着就这么走的,而是和伊莉丝一人扛着艾德的一只胳膊,两人合力背着他开始继续前进「那个……我也……能帮点忙的吧。」
  走在后面的露蕊觉得只有自己什么都不用做,有些不好意思。
  「露蕊你就别勉强了,你胸前那两个东西我知道已经够吃力了,我们两人没问题的,放心吧……」
  听海伦娜这么说,露蕊也不好反驳什么,再说对方也没说错,自己现在还没适应胸前的巨乳,光是走路就已经比较累了,再扛着一个男人确实有些不现实。
  由于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众人的脚程慢了不少,但因为已经进入了环境较好的第一区域,所以情绪也没有变得太糟,只是由于都不知道还要走多远,少女们的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没有了艾德在,她们发现连基本的饮水和食物都没有办法获取。
  于是就这么艰难地走了几个小时,少女们在恐惧和无助中不停地煎熬着,但想到身旁那个不顾性命来救她们的男人时,又不断有力量涌进体内,驱使她们继续往前走。
  「前面的是什么人!?」
  正当少女们还不知道要走多久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人的叫喊声,仔细一看是一个由不少士兵组成的小队,女孩们知道终于见到希望了,但又有些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士兵交流。
  「我是帝国第三公主,露塞莉娅。萨克森,刚刚被从恶魔那里给救回来,你们马上把我们安全地送回钢壁要塞,我要亲自去见卡特元帅!」海伦娜和伊莉丝完全没想到这种时候竟然是露蕊主动站在了前面,对着那些士兵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只不过虽然话说的很有气势,但是那张脸明显还是很紧张,不过对于这个一直以来都胆怯羞涩的懦弱公主来说,这已经是出乎意料的优异表现了……
  不过对面的士兵反而还没反应过来,一时间都不敢答话,毕竟在森林里面突然看到三个如此美艳的女孩,大部分人第一反应都会认为是魅魔,但对方却说自己是公主,这就让他们很难办了。
  「还不快点!我们这里还有伤员啊!」
  露蕊又鼓起了勇气对那些士兵叫喊了起来,海伦娜她们以前听这个公主说话都感觉是在听蚊子哼一样小声,没想到第一次如此大声起来还挺有气魄的,不愧是有皇室血脉的人。
  「那个……好像是艾德大人……」
  这时有个士兵似乎是为了探明情况往前走了点,大概看清楚了昏过去的艾德,小队的人才确定眼前的三个女孩就是被艾德营救的人,只不过他们从来没听说过帝国公主有紫色头发的,不过这种事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快把这些女孩连同昏厥过去的艾德赶紧送回要塞……


  ……
  第三十二章
  当艾德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周围的墙壁和家具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要塞宿舍风格,不过这里明显是军官才能享用的单人间,看样子自己在昏倒的时候还是被送回来了,只是不知道那些女孩们怎么样了……「主人?!你……你醒了?」
  艾德刚从床上坐起来,伊莉丝就端着一盆热水打开门进来了,看到醒过来的主人,小女奴赶紧把盆放下,扑到艾德身上抱着他哭了起来……「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到底昏了多久了?」艾德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最优先的还是了解时间点,这样很多事情不用问也都能猜到了。
  「都睡了一天了!现在是中午,我们昨天傍晚才被士兵们送回来的,主人你从来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呢……呜……」「哎哟……我的伊莉丝哦,这不才一天而已嘛,你们能把我平安带回来倒真是不容易啊……海伦娜和露蕊呢?」
  摸了摸伊莉丝的头,艾德问起了另外两人的情况「露蕊姐姐好像在和那个卡特元帅谈些什么事情,海伦姐姐在教堂祈祷呢,不过那里现在全是想去看她的士兵,挤得全是人。」听到她们也都安全的消息,艾德总算是彻底放心了,冷静下来仔细看了看自己这可爱的小女奴,伊莉丝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女式军服,这也是要塞唯一的女装种类了,不过穿在她身上比那些女兵实在是好看太多,这小东西倒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主人……等你身子好了后,我们就赶快回家去吧,这个要塞的人感觉都好不正常哦,每个人都在盯着我看,好像要把人吃掉一样,偶尔有些女人,那看我的眼神也好凶……」
  这种情况艾德之前倒是料到了,毕竟是前线军事重地嘛,本来女人就少,美女更是几乎绝迹,偶尔有个漂亮的也是浑身风尘味的军妓,根本谈不上气质可言,现在突然来了三个如此完美的女人,那些士兵当然是会有如此反应的了,某种程度来说,对她们三个美女,在这个要塞可能还不如被恶魔俘虏时候安全。
  「呵呵……你还能看到女人啊。」
  艾德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几乎就没看到过女兵。
  「接待我们三人的就是那些女兵啊,人家又没对她们怎么样,还偏偏那么凶地看着我,哼!」
  艾德猜想那些女兵应该是嫉妒吧,这个世界上看到伊莉丝还不会嫉妒的女人估计也很少就是了,这小丫头一直呆在岛上只顾着侍奉自己,对于她自己的魅力还是没有太多了解啊。
  「不过主人你在这里的人缘真是不错啊,好多人来看你呢。」「是吗……有哪些啊?」
  艾德自己其实也能猜到,不过还是礼貌地问一下「一大堆军官和士兵,还有那个卡特元帅也来了,是个很不错的老爷爷呢,以前都听说是个比恶魔还恐怖的人,根本就是骗人的嘛。」艾德心想那是因为你没看到战场上他的样子啊,不过这话他也没说就是了,能让元帅在别人心中保持好的形象也没什么不好……「然后还有个中年人,说是你的炼金术老师,哎呀……那真是吵死了,明明是个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闹,不过在检查了你的身体后,又说你没什么事很快就会醒,然后也走了,走之前还对我说要是你醒了赶快去他那帮他泡红茶。」艾德听完这段倒是笑了笑,这么听起来确实是自己那个师傅的风格,这杯红茶看样子走之前是一定要泡给他喝的了……
  「对了对了,还有其他女人来看你的哦。」
  「其他女人?」
  「是啊,就是我们上次在奴隶拍卖的时候那个小精灵啊,她竟然也在这里,而且主人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啊?听说你出事了,她就赶紧跑过来看你,还一脸担心的样子呢……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额……碰巧认识的而已,没什么关系啦……」这个时候艾德可不想再多出什么异性纠纷,不过辛西娅竟然还留在要塞里倒是自己没想到的,和她之间那特殊的超友谊关系也确实有些难解释,就先搪塞过去之后再想办法解决吧……
  「真的吗?主人你在女人的问题上我可信不过哦,好吧那个精灵先不提,但还有个少妇过来看过你呢,你竟然还和别人的妻子有关系……太坏了啦……」「少妇?!」
  听到这个消息,艾德的口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恩,是个20出头的女人吧,穿的和贵族一样,长的也挺漂亮的,完全不像是这个要塞里的人,不过她没有进来,在门口就给几个军官很生气地轰走了,好像不太受欢迎似的,主人你知道是谁吗?」


  想到这海伦娜突然觉得自己对于艾德的感情不仅是爱慕,还有一种崇敬,在经历了那种挫折之后,面对魔王力量的诱惑还能坚持自我,海伦娜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了。
  「那个哈尔为什么后来当了神父啊?」
  「不知道,不过听说好像本来指望能靠那个嫁进豪门的女儿给自己的生意提供便利的,但似乎生意反而越做越失败,一年前突然变卖了所有家产,跟着当时的神父加入教会了,然后就在半年前原来的老神父去世,他就成了那座小教堂唯一的神父了。」
  海伦娜听到这不免叹了口气,哈尔给她的印象没有一丝商人的狡诈和无耻,如果里克讲的故事都是真的话,恐怕是做生意的时候遭了报应,所以变卖家产加入教会,以此来获得心灵上的救赎吧……可是如果艾德不原谅他们父女的话,他的良心也永远不会得到宽恕的。
  「那昨晚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来看主人啊?」
  露蕊倒是对那个女人昨天的举动很好奇,
  「哼!那对狗男女一直都害怕艾德会报复他们,所以昨晚肯定是想趁艾德昏睡时过来做点什么手脚害他的,这也是我们不让她进来的原因,坦白说,要不是她有个城主儿媳的身份,早就把她干掉了!」
  聊到这里的时候,众人也到了住的地方了,因为三人都是女孩,里克也不好呆下去,很快就告别离开了,留下三个少女在那等待着艾德回来。
  「昨晚的那个女人……我感觉她不像是来害主人的呢。」也许是气氛有些沉闷吧,伊莉丝突然又聊起了那个女人来,「恩……我也这么想呢,看她的表情对艾德的感情好像挺复杂的,不过想想她做过的事,我什么也不敢确定就是了。」
  「哎……她明明差点就成了艾德的妻子,我们却连名字都不知道,不过以后应该也不会和她有什么交集了吧。」
  「最好不要有,而且我倒是很感谢她呢,如果不是她背叛了主人的话,我也就不会遇见主人了。」
  「好了好了,这件事不要再讨论,也不要在艾德面前提起,反正就当是个故事我们知道就行了。」
  海伦娜说的这番话也得到了另外两女的赞同,没必要再去触碰艾德内心的旧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