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诱惑  »  我爱上了换夫

我爱上了换夫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活动注册网址:9977z.com


  那是2004年的夏末,在老公再三要求下,我终於同意了他要求交换的请求,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我的老公,
更何况我受不了他一有机会就提交换的事,事实上我心理防线早被他磨垮了。


  我对交换是由开始的认为不道德和道义上的讨厌,经过我老公的诱导和社会的耳渲目染,激发了内心的原始的
欲望,使我对交换感到新奇和想试一试,只不过因为传统道德的约束和社会对女人的束缚的缘故,我还不敢表面上
表现得热情和向往。


  一开始我装作不答应,後来就装作不痛快的答应了,其实在心底也是很觉得新鲜,也很想新鲜新鲜。


  一眨眼都四十岁的人了,眼看着一天一天变老,拼命地工作、带孩子、侍侯父母和老公,头上已经有了白发,
该享受一下了,趁着年轻玩玩。


  对方夫妻是老公在网上找的,是我们区的。老公为了方便,约了个渡假村的宾馆见面,说是没有熟人的地方才
方便。


  我们到渡假村的时候,对方夫妻已经开好了房间,当我跟着老公走向那宾馆房间的时候,我紧张得脚在发颤,
心里很有些激动和躁动,彷佛心理上倒退到了二十年以前,心头如鹿撞。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後,生怕叫熟人撞见,而老公却是性致很高,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一路上还逗我说
:「你可以嚐嚐除我之外的另外的男人了。」


  我装作生气地说:「你再说我就回去了,我根本不想去的。」他又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是我乐意的,我求
你来的还不行吗?」


  想像着我们互相见面的情形,我有些兴奋、有些害羞、有些渴望,不经意间我的下面有点湿了,走路时那里有
点滑的感觉。我正好前天结束的例假,昨天晚上和老公又战了一场,算是大战以前的热身,热火朝天的时候,老公
说我先来头一水,免得明天叫外人占了便宜,我说他胡说,然後我使劲掐他的挺肥的臀部,他说:「姑娘们要谋杀
亲夫了!」接着就使劲顶,做起了剧烈的活塞运动。


  当我们进入房间,我才知道对方男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上身穿黑色T恤,下面穿蓝色的长裤,长得很高
很壮,戴一幅金属框的近视眼睛,大约182的个头,肤色有点黑,说话很温和的样子,比较斯文,我从心里还不
算讨厌,甚至有点喜欢。


  他老婆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得很丰满,有163多,与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而且我只有161,
体重不过105,难怪老公总说要找些丰满胖点的女人,可能对我这苗条的女人他已经厌烦了。


  这是个标准房间,我与对方女士坐在唯一的一张沙发上,他们两个男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床上。我老公看来与他
们已经很熟,我知道他们在网上聊了有段时间了,不过我不想详细过问罢了。


  对方夫妻好像很放得开,他们与我老公聊得很轻松,我只是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後来主要是两个男人在谈,话
题主要是关於性方面的,我这才知道对方夫妻已经交换过三次了。对方男士讲着其中一次交换的经历,讲得很黄色,
让我听到面红耳赤;对方女士倒很轻松,还安慰我让我放轻松点,说第一次她也这样。


  慢慢我知道对方男士姓洪,他老婆姓叶。他们两个男人开始将话题集中到我们身上,对方男士介绍说他老婆的
特点是丰满,而且口才很好。我老公说我很保守,身体不错,对方男士盯着我说,他特别喜欢我这样苗条的,而且
喜欢与第一次做的女人发生关系,说像我这样的才刺激。


  他们谈着谈着,已经是按捺不住了,对方男士突然提出交换开始後,我们需要无条件服从他们两个男人的要求,
时间是一天一夜,我知道那要求主要对我说的。我老公拍拍我让我听话,我脑子一片空白。


  先是对方女士进浴室洗澡,那女士很大方,当着我们的面脱光了衣服,她乳房真的很大,而且身材很肥,屁股
很性感,我老公一直看着她进入浴室。对方男士问我老公:「你觉得怎麽样?」我老公连说不错。


  对方男士示意我老公,我老公立即心领神会,在我面前也脱得精光,走向浴室。看来对方女的有意没锁门,不
一会就听见他们两个在里面调情的声音。


  对方男士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别紧张,你叫我洪哥好了,我会好好疼你的。」我只感觉他摸着我的头发,
一只手开始摸我裸露的手臂,我紧张得全身发抖。


  浴室内传来对方女士的浪叫声,洪哥好像忍不住了,一只手突然放到我的乳房上,开始揉搓起来。


  要知道他是我除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我本能地抗拒,嘴里求他:「别这样,洪哥。」洪哥对我说道:「你
老公已经在玩我老婆了,你看,人家已经开始享受了。我就喜欢玩你这样身材好的女人,小宝贝,快来吧,我等不
急了。」说完他已经蹲下身来,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内摸我的下身。


  我隐约看见洪哥的下边已经鼓了起来,把裤子撑得高高的,像个肉包一样。


  我紧张得全身无力,浴室内老公平时习惯的做爱声音不断传来,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想反抗,可没有勇气和力气,洪哥已经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他一把抱起我,我在他怀里真的好小,他抱紧
我,开始吻我,我只有接受。他的手没停,用力拉下我的裙子与内裤,我想去挡,可根本没用,在他面前我真的很
弱小。


  他在我光光的屁股与下身不断捏弄着,我害羞地闭上眼睛。他很快又扯掉我的乳罩,脱光了我最後一件上衣。
他捏着我的乳房对我说:「你奶不大不小,我很喜欢。」就开始舔我的乳头,在我下身的手一直没放松,他的一只
手指已经慢慢插入我的阴道内,我感觉得到身体开始产生本能反应。


  这时我老公抱着洪哥的老婆走出浴室,我看见我老公的阴茎插在对方女士的下体中,对方女士双腿盘在我老公
腰间,双手挂在我老公的脖子上,我老公双手抱住对方女士的腰,他们站着一边性交一边看着我们。


  我老公对洪哥说:「我先上了,你老婆真有味。」洪哥显然受了刺激,他狠狠捏了一下我的乳房说:「你老婆
也不错呀,她下面都湿了。」


  我老公他们这时已经在床上大力干起来,屋内都是他们的声音。洪哥将我一把放在床的另一边,他很快脱光自
己的衣服,我不敢看他,他把我两腿分开,我本能地去挡,只感觉他的阳具好粗。他很粗鲁,使劲地一下就插入我
的身体,我只能尽量分开双腿来适应他那东西。


  完全进入後,我只觉下体涨得好厉害,只听洪哥对我老公说:「你老婆的屄好紧,真舒服。」他把我双腿举直,
开始用力操我,我真的受不了,可本能的刺激却不断涌来,一会儿就不痛了,并逐渐觉得真是很舒服。


  那个上午,洪哥干了我好几次,我真不知道他为什麽这样厉害。其中一次,洪哥把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屁股底
下,让我的下体高高仰起,然後趴在我身上,把阳具插进我里面,嘴亲着我的嘴,双手抱紧我的上身,然後就开始
抽动了,我们的性器官互相接触、互相碰撞,肉碰在肉上,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


  我老公和对方女士在另一边,我侧着头看过去,一边看人家玩得多溜啊,咱也加把劲。接着我老公就使劲,对
方女士又开始叫起来,老公操了十多分钟就在她体内射精了。一上午下来,我被洪哥干得浑身又懒又累,累得饭都
没吃。


  中午,我在马桶上撒尿,感觉下面的肉皮和嫩肉都有点火热,尿是顺着肉流下去的,「哗啦哗啦」


  的响,低头一看,黑色的阴毛都给压平了,扁扁乎乎的紧贴在肉上。


  那个下午在我强烈要求下,他们没有交换,我还睡了一小会儿。可是那个晚上,洪哥发疯似的干我,在家里与
老公做,我一般只需十几分钟就高潮了,而且再做我就吃不消,但那个晚上我只能由着他,毕竟我老公与他夫人也
一直在做。


  有几次我被洪哥干得差点虚脱,两脚酸得厉害,乳房已经被他捏得瘀青。如果开始我是因为刺激而叫床,那後
来则是受不了而大叫,该休息一会了。


  相处下来,我和对方女士已经比较熟悉了,她大我一岁,我叫她叶姐,她说他们家儿子在区实验中学上初二,
学习很好的,数学、英语竞赛都拿过名次,老师说保送区一中大有希望。还了解到洪哥在银行做事情,还是个信贷
负责人什麽的;叶姐在一间保险公司跑保险,家庭收入还比较富裕。


  我们俩说话的时候,就发现两个男的在床上偷偷研究着什麽,还时不时地往我们这里看看,嘴上都露出非常坏
的那种笑容。


  一会,两个男人凑过来,说我们玩四人混战了,叶姐说:「就知道你们没什麽好心眼子!怎麽玩?


  你们说。」洪哥说:「就是你们俩并排跪在床上,翘起臀部,我们哥俩在後面轮流干。」


  我感到很难为情,我老公说:「玩吗!既然来了就痛快玩。」叶姐说:「妹妹快来吧!很好玩的,我在床舖的
这边,你在那边。」


  说完,叶姐就光着身子在床舖的这边跪下,再伏下身子,用两个胳膊肘拄在床上支撑身体,腰遢下来,大白屁
股翘得老高,还侧过头来说:「妹妹,照我这样,你在这边。」我很难为情地照样做了,也觉得很刺激,我的下面
又流出一些水来。


  接着就开始了,洪哥说:「我们同时来吧!我们数着到三十下就对换。」我丈夫说:「老婆,别害羞,很好玩
的。」开始了,我的後面是洪哥,粗大的东西顶了进来,真深呐!有点痛,不舒服。


  我说:「洪哥,太深了!」洪哥说:「好的。」就又缩回去很多。洪哥的两只手还胡拉和揉搓着我的两个奶子,
大腿弯曲站在我的身後,一抽一送,也不很深,不快不慢,好舒服。


  不一会我老公说:「已经三十下了,换了。」就觉得洪哥的肉棒拔了出去,紧接着,我老公的肉棒又进来了。
那个洪哥真是好玩,一边做还一边认真地数着数,并用手抚摸我的肛门,热热乎乎的,还赞说:「连肛门都这麽好,
真想多舔几口。」


  叶姐说:「你们两个也不闲,倒折腾得慌,差不多行了。」我老公说:「嫂子,机会难得,再多玩一会吧!」
最後,我老公插在叶姐里面不拔出来了。


  洪哥说:「到了三十下了,该换了。」我老公说:「没有到,才二十九点五五。二十九点五六,二十九点五七
……出来了,出来了……」


  「嫂子,」我老公使劲地抱着叶姐:「舒服吗?」


  「舒服,舒服极了!」叶姐忘情地说:「你真行,谢谢你!」


  我老公说:「嫂子,你的肛门和屁股真好看,我多舔几口。」叶姐说:「舔吧!多舔几口吧,让我们互相多高
兴,多留住记忆,过了今晚,我们就也许很不容易再在一起玩了。」接着就听见我丈夫「啧啧」地舔叶姐肛门和阴
部的声音。


  还听见我丈夫说:「嫂子你太好了!洪哥你怎麽修行来的这麽好的嫂子?」


  洪哥也说:「我媳妇很好,可是你的媳妇更好,要不我们就永远换了,大家说好吗?」


  叶姐笑着说:「你们男人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看着都好,可是每人只能一个。」


  洪哥说:「妹妹,我要射了……」洪哥说着冲刺了十几下,我就觉得里面热热乎乎,洪哥的肉棒在一面一动一
动的,好舒服!


  一会儿,就觉得肉棒软了,我说:「洪哥先别出去,多待一会,我喜欢这种感觉。」我老公说:「媳妇你也有
了进步,不再害羞了。洪哥,拜托多呆一会,让我老婆得到满足。」


  叶姐对我老公说:「让我给你舔一舔小弟弟吧!我给你舔乾净。」洪哥说:「妹妹,我太喜欢你了,让我给你
舔舔下边吧?」我说行,於是就仰卧在床上,洪哥温柔地舔了我的阴部和肛门,洪哥的舌头很热,我感觉热乎乎的。


  洪哥抬起头对我说:「妹妹,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我说:「你说吧!」


  洪哥说:「你能往我嘴里撒点尿给我喝吗?」我说:「我的尿太脏。」洪哥说:「宝贝,那我给你端一杯水去
吧!妹妹,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你的尿我喜欢喝。」


  叶姐说:「妹妹,你就尿吧!我在家里也是经常这样的。」我老公说:「老婆,你就满足洪哥吧!」


  於是我就蹲在床上,洪哥仰面把头伸到我的下面,嘴巴凑近我的阴部,我就「哗啦哗啦」的尿了。


  天快亮了,叶姐起身去洗手间,我老公跟了过去:「嫂子,我再抱抱你。我看你撒尿,我喜欢你,喜欢看你撒
尿。」叶姐说:「别跟我去,我去解大手。」


  老公说:「解大手我也喜欢。」


  叶姐说:「这样吧宝贝,我解小手你看,然後解大手你就出去,行吗?」老公忙应着:「行!」


  叶姐和我老公进了洗手间,听见我老公说:「我再舔舔,让我再舔舔你那里和肛门。」叶姐说:「好了,宝贝,
我尿完尿了,你快出去吧!很臭的,熏着你我会心疼的。」一会,老公出来了,收拾行装,天已经亮了。叶姐也出
来了,准备起程了。


  我望了一眼洪哥,是他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洪哥也在望着我,我说:「洪哥,抱抱我。等出了宾馆我们就各
奔东西,谁也不认识谁了,以後再联系也不容易了。」洪哥紧紧抱着我,多麽好的男人啊!


  洪哥问道:「妹妹,我再看一眼你的下边行吗?」我露出下面,洪哥摸了又摸、舔了又舔,伤感地说:「妹啊!
妹啊!我永远会记住你的你的。人好,什麽都好,是你丰富了我的生命。」


  「我老公呢?叶姐呢?」我问,洪哥说:「他们又进洗手间了。」我和洪哥进去,发现叶姐坐在马桶盖上,露
出阴部,我老公正在忘情地舔……


  太阳已经出来了,我和老公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还要去奶奶家接儿子,还要去自来水公司买水、换水
卡,还要做很多其它事情。我问老公:「住宾馆花了多少钱?谁付的钱?」老公说:「一共四百元,AA制,我们
出一半。」


  我问:「什麽时候给的?」老公说:「你下午睡觉的时候我给的洪哥。」


  老公笑着问我:「感觉怎麽样?以後还换吗?」我故意不高兴地说:「不换了!」老公逗我说:「好,那以後
就永远不换了。」我笑嘻嘻的赶紧说:「听你的,你说换就换。」【完】